首頁 > 民生焦點
網站首頁 財經 港澳直通 品牌中國 行業 企業縱深 新聞調查 企業發布 新聞聯播 專題 熱點話題 圖片新聞
歷史的決戰 偉大的創舉——“世界屋脊”上的反貧困奇跡
發表時間:2019/10/29 15:22:16 來源:新華社
查看原圖 |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新華社拉薩10月28日電 題:歷史的決戰 偉大的創舉——“世界屋脊”上的反貧困奇跡

新華社記者

西藏,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是我國唯一的省級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也是中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最為突出的地區之一。

自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西藏在120多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土地上,正在書寫一個亙古未有的奇跡——貧困人口已從2013年底的80萬減少到去年底的15萬;貧困縣區數量從74個減少到19個,摘帽總數居全國首位;貧困發生率從30%降至5.6%。

作為中國反貧困斗爭的重要戰場,西藏今年的攻堅目標是實現15萬剩余貧困人口脫貧和19個貧困縣區摘帽,力爭在雪域高原消除絕對貧困。

鳥瞰曲水縣才納鄉四季吉祥村(8月8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普布扎西 攝

從封閉到開放:易地搬遷刨窮根

山南市加查縣冷達鄉共康村是一個“村齡”不過2歲的村莊,這里的生活格外熱鬧。

山南市乃東區克松社區居民在開耕儀式上(3月16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鑫 攝

共康村是山南市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點,占地面積708畝,總投資為2.1億元,有369戶、1269人從雅魯藏布江畔不同地方遷入。

58歲的阿古赤列搬進新房后非常高興:“以前老房子在半山坡上,又破又暗,每年冬天更是煎熬。現在家里水電齊全,寬敞明亮,出行也方便。”

為方便百姓的新生活,共康村還建有幼兒園、衛生院、垃圾中轉站、牲畜棚圈等場所和設施,還有村委會統一出租管理的28套兩層商業門面房,每年為村集體創收60多萬元。共康村黨支部書記查斯說:“共康的寓意是‘感謝共產黨,同步奔小康’。”

村民曲珍9月初剛收完青稞,準備去縣城打工。“我家以前在山溝里,耕地不多。現在全家不但住上新房,還分到了不少田地,青稞、油菜收成是過去的2倍還多。”

既要“搬得出”,還要“穩得住”。加查縣在這里開發耕地1679畝,使人均耕地面積達到1.3畝。共康村去年成功試種青稞、蔬菜、西瓜等,創收65.78萬元。村里還成立了集體企業,對全村574名青壯勞力進行技能培訓并編入不同的工作互助組,做到了“人人有平臺、人人有事做、人人有收入”。

特殊的地理環境是西藏很多地區致貧的主因之一。極高海拔、大雪封山、土地貧瘠……一些地方幾乎與世隔絕,“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讓廣大群眾在脫貧路上步履蹣跚。

啃下易地扶貧搬遷的硬骨頭,才有脫貧奔小康的好盼頭。

拉薩市當雄縣羊八井鎮的搬遷戶在自家小院內建起小賣部,方便附近居民購買生活用品(2017年9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位于藏北高原那曲市尼瑪縣的榮瑪鄉,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自然條件惡劣,脫貧難度大。去年6月,當地農牧民作為西藏首批搬離高海拔地區的群眾,跨越上千公里,從藏北高原南遷至拉薩。離開不適宜人類居住的“生命禁區”,住進了新家園,開啟了新生活。

嘎沖村群眾(左)向來自遠方的新鄰居敬獻青稞酒(2018年6月18日攝)。經過兩天的馳騁,11輛大巴和31輛大貨車緩緩駛入拉薩市堆龍德慶區古榮鄉嘎沖村,標志著西藏首個高海拔生態搬遷項目正式實施。新華社記者 覺果 攝

共康村、榮瑪鄉都只是西藏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刨掉“窮根子”的縮影。

藏北那曲市尼瑪縣榮瑪鄉群眾在遷往拉薩的途中(2018年6月18日攝)。當地牧民跨越上千公里,從藏北高原南遷至拉薩,離開不適宜人類居住的“生命禁區”,住進了新家園。新華社記者 覺果 攝

“十三五”期間,西藏計劃對26.6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施易地扶貧搬遷。記者從西藏自治區脫貧攻堅指揮部獲悉,截至目前,西藏全區975個易地搬遷安置區(點)中,已竣工910個,搬遷入住5.6萬戶、24.8萬人,占計劃搬遷人數的93%。

9月26日,山南市錯那縣勒門巴民族鄉賢村的門巴族村民搬進嶄新的邊境小康村,改善了生活條件。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從“輸血”到“造血”:對口援藏結碩果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都不能少。拉薩有“北京路”,日喀則有“山東路”,林芝有“福建園”,阿里有“陜西路”……雪域高原上的一條條道路和一座座公園的名字,銘記著祖國大家庭的溫暖,也見證著對口援藏工作折射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

1994年,中央召開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提出“分片負責、對口支援、定期輪換”的援藏方針和“長期支援、自行輪換”的干部援助方式,自此開啟了中央與全國兄弟省市長期對口支援西藏發展的歷程。

僅在2016年至2018年,17個對口援藏省(市)及16家對口援藏央企就實施各類脫貧攻堅項目1589個,完成投資93億元。

發展產業是扶貧治本之策,也是援藏的發力重點。近年來,西藏逐步培育發展出了青稞、牦牛、旅游、民族工藝品等特色優勢產業,帶動了大批農牧民增收致富,農牧區“造血”能力與日俱增。

拉薩曲水縣三有村村民在奶牛養殖基地里擠奶(2016年10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 普布扎西 攝

一個多月前,那曲市色尼區羅馬鎮660名建檔立卡貧困戶,一次性領到了嘎爾德扶貧畜牧產業示范基地發放的52.8萬元分紅款。這個示范基地占地面積9990畝,包括牲畜養殖區、乳制品加工區、人工種草區等。

“公司在拉薩設有5個銷售點,每天銷售額1.5萬元左右。夏季每天收購2250公斤牛奶,大多是從牧民散戶中收購。”基地負責人明加塔說,52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在這里從事擠奶、質檢、銷售等工作,月工資最高達4500元。

“‘公司+農牧民經濟合作組織+基地+牧戶’的扶貧模式,帶動了市場性牲畜養殖需求增加,潛移默化中促使群眾陸續調整牲畜養殖結構。”色尼區區長赤來塔吉說,不僅提高了畜產品附加值,還增加了就業機會。年底將按照純利潤的70%給參與群眾分紅,相信色尼區今年脫貧的目標能順利實現。

在阿里地區噶爾縣生態農業產業園奶牛場,場長貢桑其美(左)和獸醫及飼養員商量牛群防疫事宜(2018年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汝鋒 攝

數據顯示,自2016年初至今,西藏全區累計開工建設產業扶貧項目2567個,其中完工1701個。截至8月底,全區已通過產業扶貧帶動22.2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如期實現脫貧。

旅游扶貧是破解“美麗貧困”的另一把鑰匙。近年來,西藏精準聚焦深度貧困區域和貧困人口,依托世界屋脊豐富的旅游資源,以產業融合發展帶動千家萬戶增收致富,一大批昔日貧困山村闊步走向小康。

37歲的旺姆熱情開朗,每天在林芝市魯朗小鎮景區入口處的路邊為游客牽馬。“我們這里有50多匹馬,每人每天牽馬收入有200多元。”

旺姆所在的扎西崗村有66戶、327人,其中180人從事家庭旅館相關工作,占全村總人數的55%,還有一些村民經營響箭、騎馬、藏餐、土特產品等民俗旅游項目。扎西崗村去年經濟總收入達1161萬元,人均純收入超過2萬元。

如今,西藏鄉村旅游點超過200個,年收入達12億元。農牧民旅游從業人員達到7萬人,旅游產業帶動了3.2萬貧困人口脫貧。西藏自治區旅游發展廳黨組書記黃永清說,西藏各市地已涌現出一批家庭旅館,旅游促進農牧民增收致富的能力正逐年提升。

林芝市更章門巴民族鄉久巴村村民曲珍在大棚里展示剛采摘的草莓(5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鑫 攝

從生存到生活:民生改善換新天

“我想要窮者遠離饑荒,我想要病者遠離憂傷。”每年的旅游旺季,在拉薩河畔次角林村上演的大型史詩劇《文成公主》中,主人公松贊干布傳唱著西藏人民的美好愿望。這個愿望在歷史長河中企盼了千年,如今終于成為現實。

日喀則市江孜縣江熱鄉拉魯村村民次珍因為膽囊結石、肝總管結石,被緊急送到縣人民醫院。經過4個小時的手術救治,她轉危為安。

病治好了,但作為貧困戶的次珍原本有些焦急。她說:“這次生病不光耽誤農活,估計也花了不少錢。”

讓她意想不到的是,政府報銷了2萬多元診療費用的90%,個人只承擔2000多元。“第一次住院,沒想到報銷這么多。”次珍說。

目前,“基本醫療+大病保險+醫療救助”的三重醫療保障已對西藏貧困人口實現全覆蓋,“因病致貧、因病返貧”貧困人口從2016年的6.34萬人降至1.18萬人。同時,包蟲病、大骨節病等地方病得到了全面篩查,近3萬名患者得到免費救治。

西藏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副主任張耕耘說,今年西藏還將全面推進大病專項救治,病種擴大到33個,力爭把影響群眾較大的病種全部納入專項救治范圍,并降低貧困人口醫療費用的自付比例。

“病有所醫”,醫療保障為貧困戶的健康“保駕護航”;“幼有所育”,教育保障為貧困戶子女“為計深遠”。

23歲的扎西平措來自日喀則市拉孜縣的一個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母親前年車禍去世,父親也因殘疾喪失勞動力,還有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在上學,全家的生計主要依靠叔叔打工掙錢。

國家“三包”(包吃、包住、包基本學習費用)政策,讓扎西平措從小學到高中的花費很少。他2016年考入西藏職業技術學院,學校不僅減免3年學費,每年還給他補助3000元,并提供勤工儉學崗位。他說:“如果沒有這么好的政策,我可能只能早早跟著叔叔四處打工。”

作為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手段,教育改變了扎西平措的成長軌跡。

今年上半年,西藏落實“建檔立卡大學生”免費教育補助資金4900余萬元,資助建檔立卡和農村低保大學生1.1萬多人;義務教育階段適齡少年兒童入學率和鞏固率分別達到99.5%和93.9%。

“知識改變命運”的真理正在千家萬戶撒播,“鰥寡孤獨皆有所養”的美好愿景也正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實現。目前,西藏的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已覆蓋15.6萬建檔立卡貧困戶,并實現了孤兒集中收養和有意愿的五保老人集中供養。

與社會福利一起變好的,還有高原的生態環境。

拉薩曲水縣三有村全貌(2016年10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 普布扎西 攝

西藏作為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自然保護區面積占全區國土面積的三分之一以上,動植物資源豐富。黨的十八大以來,西藏把生態補償作為一項重要的脫貧手段來實施。目前,全區生態護林員崗位達60多萬個,農牧民通過從事護林、護草、護水等公益性生態保護工作,累計增收33億元。

昌都市類烏齊縣的四郎尼瑪,時常要巡山轉山、護林防火、管理草場等,得益于國家補貼及生態崗位收入,一家人從土坯房搬進二層樓房。生態好了,他所在的達日通村瞄準致富新門路,創辦旅游中心,為游客提供休閑娛樂好去處,讓環境與民生共贏。

從巍峨高聳的喜馬拉雅山到一望無垠的藏北草原,從山谷交錯的藏東南鄉村到雄渾壯闊的羌塘高原,在這片神圣的國土上,藍天白云交相輝映、雪山森林層次呈現、大小湖泊星羅棋布、野生動物歡樂嬉戲。

奔跑在脫貧攻堅的路上,西藏仍然是世界上生態環境最好的地區之一,農牧民的生活每年都在改善。這里的脫貧成就不僅改變了西藏各族人民的命運,也創造了我國在邊疆民族地區反貧困的奇跡。(記者王敬中、羅博、劉洪明、李鍵、魏玉坤、王健)

關于我們 | CENN服務 | 對外合作 | 刊登廣告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手機版
客戶服務熱線:020-34333079、34333137 傳真:020-34333002  舉報電話:020-34333002、13925138999(春雷)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中國企業新聞網 運營商:廣州至高點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地址:廣州市海珠區江燕路353號保利紅棉48棟1004

粵ICP備12024738號-1 粵公網安備 44010602001889號

网球教程